在西沙守岛的日子里,我读懂了父爱如山 - 澳门金沙官网

在西沙守岛的日子里,我读懂了父爱如山

来源:澳门金沙官网作者:商晓晓责任编辑:杨红
2017-09-12 19:30

晴雨人生,只愿岁月在父亲的脸上多些柔情

■商晓晓

人们常用“父爱如山”来形容父亲对子女的恩情。然而在我的心中,父亲对我的爱更像是“久旱逢甘露”,他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又在我不经意间偷偷远走。

小时候,父亲总是常年奔波在外。因为和父亲接触的实在太少,小时候的我总是有些惧怕父亲。

上初中以前,别人家的孩子都是除夕夜守岁,而我总是在除夕前夜早早地躺进被窝,瞪着眼睛认真听着院里的动静。无论多晚,我都会等来父亲的敲门声,探出头去看母亲起身将风尘仆仆的父亲从大雪纷飞的寒夜里迎进屋来。放下肩上的行李,父亲顾不得扫下后背上的残雪就微笑着向我走来,我则吓得“刷”一下钻进黑咚咚的被窝里,放声大哭。

转眼到了我该上学的年纪,父亲也开始不再外出打工。他和母亲在家里的小院里搭起棚子,垒起锅,开始做起油炸馓子。每天早上天不亮,父亲就起身将头天晚上装满馓子的竹筐挂在他和母亲结婚时买的那辆飞鸽牌自行车的后座上。当村庄里的乡亲们还在睡梦中时,父亲的吆喝声就已经响遍了整个村子。

每天放学回来,我总是丢下书包立刻跑进香气四溢的棚子里,父亲会抬头冲我嘿嘿一笑,示意母亲拿起一旁他为我早早炸好、已经不再烫手的小油条或小糖糕,我接到手里总会跑到同村的小伙伴面前一通炫耀。在那个各种零食还没有普及的年代,我很快成为小伙伴们羡慕的对象。慢慢地,我开始不再害怕父亲,反而觉得有一个会炸馓子的父亲真好。

这样的时光没过几年,各个村庄的小超市里开始出现麻花、小蛋糕等各种琳琅满目的小零食,父亲炸馓子的生意开始越来越不景气。迫于无奈,父亲只好扒掉棚子,再次离家出门打工,我又开始了与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

小学毕业,我开始到县城的寄宿学校读初中,因此与父亲见面的机会变得更加少了。一直到初二下学期,我在晚自习下课时不小心被隔壁班的同学撞翻在地,导致左手手臂骨折。父亲闻讯当即放下手中的工作急忙往学校赶。

当第二天中午他单薄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外时,我已经于头天夜里在同班同学的陪同下去医院做完了骨头矫正手术。

下课后,我冲出教室,全然不顾父亲汗湿的衣背和担忧的神情,冲着他就是一顿大吼。“昨晚我疼得受不了的时候你在哪儿?现在都好了你还来干什么!”一瞬间我把昨晚还没流完的眼泪和心中的委屈一股脑全向父亲发泄了出来。

父亲低下头看着痛哭咆哮的我,双手紧紧攥成拳头。等我稍微平复了一些,他走上前来,伸出他那双从工地上下来,还没来得及洗净的手为我擦去脸庞的眼泪,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话来。

随后的日子里,父亲总是一次次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带我去医院拆夹板,复检。换药后,自己再急急忙忙搭乘最近的一班车返回工地。当我的手臂基本上痊愈的时候,父亲则再次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初中毕业后,极端叛逆的我私下里偷偷卖掉了所有的书和复习资料。意志坚决地打电话告诉父亲,“我不想再念书了,我要出去打工挣钱。”父亲听闻我的话后,二话没说就挂断电话买了回家的车票。我们爷俩进行了第一次正式的激烈争论,正处于青春期的我义愤填膺、满口狡辩,丝毫不理解父亲的苦口婆心。最后,父亲实在劝不动我,长叹一声后,只好同意我趁暑假先去在上海工作的舅舅那里锻炼锻炼的想法。

到了临出发的那天早上,一直不愿意搭理我的父亲竟然主动提出要送我去长途车站。去往车站的路上我们爷俩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到了车站,父亲拦住要前去购票的我,随即从他自己的兜里掏出钱来替我买回车票递到我手里,对我说:“你妈让我把你车票的钱给你省下,第一次出门,她不放心。”

抬头看着父亲严厉却又慈祥的面庞,不禁心头一酸,不争气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父亲抬手轻轻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拍拍我的肩头面带笑容地说道:“去吧,男子汉大丈夫总归要独闯四方的,心里不要怕,干好干坏都要记得,何时回家,家里都有你的饭吃。”

车开了,透过车窗看到伫立在出站口父亲那熟悉的身影,我不禁回过头来泪流满面,再回头,依稀看到父亲也在一边朝我挥手一边擦去脸上的眼泪……

后来,经历了一番社会的磨炼,变换了多次工作后,我终于在父亲的劝说下再次重返校园。经历了几年知识的灌溉,以更加丰富的经历投身到火热的军营。

如今,父亲和我几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当我在工作中遇到挫折,他总是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开导我,但却从来不多说。当我感到在西沙守岛生活枯燥无聊时,他总能想到办法帮我缓解浮躁情绪,劝我要踏实工作。当我感情受挫时,他又能及时发现,不忘叮嘱我好男儿不只有儿女情长,还要有家国四方。我同父亲的感情也从儿时的惧怕、埋怨变成了今天的理解、感恩、尊敬、爱戴。

时光荏苒,休假回去和父亲小酌几杯的时候,猛然发现白发和皱纹不知何时已停留在父亲的额头上。昔日里高大挺拔的父亲如今也被岁月磨砺地驼了背、弯了腰。想起从小到大父亲对我那苦涩又深邃的爱,抬头仰望西沙的朗朗星空,提笔写下这篇文章的我早已泪流满面……

晴雨人生,是父亲的肩膀一直在托举着我向上成长。岁月有情,儿子只愿老父亲能够一直健康平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