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可以哭,你泪别的样子也很男子汉 - 澳门金沙官网

老兵,可以哭,你泪别的样子也很男子汉

来源:澳门金沙官网综合作者:辛士红责任编辑:任爽
2017-09-12 00:48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到老兵退伍时节,送别是不变的主题。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也许见过热恋的情侣离别时的相拥而泣,你也许见过同学和同事分别时的把酒言欢,你也许见过远行的儿女告别亲人时的依依不舍,但送别老兵,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不一样的场景、不一样的意义。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

老兵,你泪别的样子也很男子汉

■辛士红

连日来,在火车站、在汽车站、在人来人往的候机大厅、在天南海北的座座军营,一幕幕送别老兵的感人场景次第上演。庄严的敬礼、紧紧的相拥、奔涌的热泪……送别的照片和视频在朋友圈中刷屏。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到老兵退伍时节,送别是不变的主题。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也许见过热恋的情侣离别时的相拥而泣,你也许见过同学和同事分别时的把酒言欢,你也许见过远行的儿女告别亲人时的依依不舍,但送别老兵,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不一样的场景、不一样的意义。

硬汉热泪,情真意切。他们是坚毅内敛、铁血豪情的军人,谁也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流一滴眼泪。但他们知道,这一别,军营军号军装,都将成为往事;这一别,原本朝夕相处的战友,都将星散在天涯海角,各自打拼不一样的精彩,各自开始不一样的生活……

离别的时刻到了,他们感情的洪水终于冲开紧闭的闸门。“上一秒,咧着嘴笑!下一秒,掩着面哭!”原本说好“笑着分别”的承诺落空了,一个个哭得撕心裂肺、无所顾忌……

离别的时刻到了,他们紧紧把手握在一起,不忍分开,不想分开,不敢分开。车上的,探出半截身子;车下的,恨不能脚步生风。火车拖着“呜呜”的笛音低沉地长吟,和着车上车下的哭声……

苦累不怕、危难不怕的带兵人,最怕的就是送别朝夕相处的战友。一位常年戍守在西北高原的边防团长,看到老兵们最后一次骑马巡逻、最后一次擦拭界碑时,他哭了;看到老兵们整齐地摘下肩章、领花时,他哭了。送老兵去车站时,他说:“每年送老兵,我都难受得像生场大病。今天,我最后给大家下个命令,咱们都不哭,要努力把最美丽的笑容留给战友,留给军营,留给高原!”然而,真的到了分别时,泪水却又打湿了这群男子汉的衣襟……

泪水,有时不是无助的表达,而是真情的释放。一位武警战士退伍了,那只他负责训练的警犬,跟着车送了一程又一程。他红着眼圈和扑在自己怀里的警犬告别,那只警犬分明在呜咽、在流泪。一名军人和“无言的战友”尚且如此深情、如此难舍,他对祖国、对军队、对人民怎么可能不是赤胆忠心?

泪水,有时不是柔弱的标志,而是力量的象征。1998年,九江大堤决堤,人民子弟兵与九江人民并肩战斗50多个日日夜夜,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滔滔洪水。当子弟兵准备撤离时,数十万群众含泪相送,他们热情地往车上递着水果、鸡蛋等物品。子弟兵们的胸膛起伏着,一次次地把右手庄严地举到帽檐。一位记者深情地写道:“子弟兵走了。九江城哭了。”前来和士兵道别的董万瑞中将哽咽着说:“我为有如此受人民爱戴的士兵感到骄傲。”

泪水,有时不是情感的宣泄,而是人生的财富。脱下军装,告别的不只是摸爬滚打的兄弟,还有一段生死与共而又终生难忘的军旅岁月。电影导演冯小刚转业时,在到新单位报到前的那天晚上,“一种对军队的留恋,让自己心如刀绞”。他从床上爬起来重新穿上军装,对自己的母亲说:“您坐好了,我给您敬个礼吧。您好好看看,明天儿子就不能穿军装了。”那一夜,他一直穿着军装,抽了很多烟。正是因为对部队的这种感情,他拍了《集结号》《芳华》等多部军旅题材的电影。送战友,踏征程。多少军旅记忆和战友之情,像美酒一样醇香,不会因为山高水远而中断,也不会因为岁月流逝而变淡。“若有战,必召回。”当国家和军队召唤时,无论身居何方的战友,依然会风雨同舟,一起冲锋。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